华东15选5包号|华东15选5这期持续多久了|

铁东长安网_辽宁铁东新闻门户

听“胡仁乌力格尔”的年月

2019-04-16 13:56:03     来源:铁东长安网     作者:张林峰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的家乡交通闭塞,除了每年夏天旗电影放映队来村里巡回放映一场电影之外,几乎没什么娱乐活动。漫长的冬季,庄户人主要是“猫冬”。这时候,如果谁家请来个“胡尔其”(蒙古语说书人)说几场“乌力格尔”,那么,全村人甭提有多高兴了。

乌力格尔,汉语意思为“说书”,因采用蒙古语说唱,故又被称作蒙古语说书,是蒙古族的一种曲艺形式。蒙古族民间,称只讲故事而无乐器伴奏的乌力格尔为“雅巴干乌力格尔”;用朝尔伴奏的乌力格尔,被称为“朝仁乌力格尔”;用四胡伴奏说唱的乌力格尔,则为“胡仁乌力格尔”。胡仁乌力格尔在辽宁蒙古贞和科尔沁等地区的农村牧区群众中广泛流传。

蒙古贞和科尔沁草原是乌力格尔的故乡,流传着存量巨大的胡仁乌力格尔。据不完全统计,科尔沁地区流传的传统乌力格尔有数百种、上千部之多。艺人短则演唱数昼夜,长则演唱几十天甚至几个月。胡仁乌力格尔,一人一琴,自拉自唱。

听说上世纪50年代初期,村里人从奈曼旗请来了名字叫巴拉丹的“胡尔其”说过“乌力格尔”,但那时候我年纪尚小,“胡尔其”长什么模样,说过什么“乌力格尔”,一点印象也没有。过了几年,我们村的那仁朝克图回来了,据说他很年轻的时候就去扎鲁特旗、阿鲁科尔沁旗一带拜师学说“胡仁乌力格尔”,漂泊了十几年,现在算是学成回?#19990;?#20102;。他回来后,一边务农,一边应邀说书。?#28304;?#26449;里有了自己的“胡尔其”,以后的那几年,只要听?#30340;?#20161;朝克?#23478;?#35828;书,不管在谁家,我?#20960;?#30528;妈妈去听说书。

那仁朝克图讲的“乌力格尔”,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本子故事”,唐代征东辽的事儿,唐太宗李世民以及徐懋公、程咬金、薛仁贵、罗成,尉迟敬德,还有他们敌对方盖苏?#27169;?#31561;等,?#38469;?#20174;他故事里听来的。当然,那时候我哪里懂得这些人物的关系,后来看书才知道。当时,最吸引我的是蒙古语说书最精彩,或者说最经典有几处地方,表现手法丰富多彩,灵活多样。一是描绘出征的将军备马、穿戴盔甲、披挂上阵,不同毛色的马匹不同的马鞍用具,不同的将军不同的着装和披甲,?#31181;?#25343;的器械也不一样,特别是女将出马,另一番描写形容,妙趣横生。还有正面人物和反面人物,褒贬不同,词汇也不一样。二是形容两个敌对阵营将军在阵前来一番单挑,你来我往,杀他个几十个回合等等,充分运用蒙古语诗歌、好来宝的合辙押韵,比兴、夸张手法,节奏欢快,妙语连珠,活灵活现,精彩绝伦。三是对军?#26144;?#24449;路上所经过的山山水水的赞美时,声情并茂,如诗如画;而在表现故事中忠臣良将或遭遇诬陷,境遇凄凉时,如歌如泣,娓娓动听,催人泪下。而且唱腔曲调变化多端,或欢快,或悲凉,或舒展,或激烈,各不一样。看我坐在“胡尔其”旁边很近的地方,屏气凝神,全神贯注地听他说唱的样子,妈妈说我“快要钻进‘胡尔其’的嘴里了。”那时候,我把很多精彩的段落背得滚瓜烂熟,回到家里还拿着四胡乱?#28982;?#19968;阵?#21360;?#37027;时候我甚至想长大以后成为一名“胡尔其”。 几十年过去了,那些唱词还?#19988;?#29369;新。

那仁朝克图“胡尔其”一部故事说上个四五天或一个星期左右,每天晚上说三四个钟头,中间休息十分八?#31181;櫻?#21917;几口茶水,抽袋烟,接着说。到了故事最关键的地方,便来一个“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这时候夜很深了,有的小孩熬不住已经睡着了,大人们拖儿带女,三五成群地往家走。路上,人们仍然?#20004;?#22312;刚才的故事情节里,挂念着人物的命运会怎么样。“胡尔其”吊胃口这招儿特灵,明天晚上这些人准能早早地来到现场。

像很多“胡尔其”一样,那仁朝克?#23478;?#19981;识字,全靠师傅口口相传,把一部部书全背下来。我听说有些“胡尔其”,先请识字的人把本子故事念给他听,他把主要人物、地名、人物关系、故事情节全靠脑子死记硬背,然后把它串起来加工再创作,穿插发挥,形成一?#23561;?#24425;的说唱段说给别人听。还有,很多科尔沁叙事民歌,?#38469;?#38752;这些民间艺人进行加工,传唱开的。像《嘎达梅林》《达那巴拉》等不少民歌,可以说唱十天半个月。

听“胡仁乌力格尔”过去很多年了,回想起来,这是我接受民间文学熏陶的第一课,潜移默化中让我受益匪?#22330;?#37027;仁朝克图,是我少年时代?#21738;?#20013;的一颗星。前些年,我在翻译《库伦旗名人传》文字时,看到民间艺人栏里有他的名字,但是只有三五?#24418;?#23383;,太简略,没有全面反映他的艺术成就,很遗憾。

后来,我到外地念书以及工作后,再也没有见过他。去年,我回一?#27515;?#23478;,得知那仁朝克图老人已于1990年病逝,享年70岁。


华东15选5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