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15选5包号|华东15选5这期持续多久了|

铁东长安网_辽宁铁东新闻门户

力与美的女性诗学

2019-04-16 13:59:05     来源:铁东长安网     作者:张林峰

力与美的女性诗学

《姐姐》

柳营 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对于女性作家而言,如何书写女性经验、女性特质,是一个并不陌生的命题。但是,如何还原女性生存的整体背景,表达女性生活的内在深度,则是有相当难度的写作。《姐姐》关于一位女性的成长,也关于那些被长期遮蔽的女性心理;它书写女性在男权社会中的泥泞难行,也书写她们内心隐秘而激烈地搏斗。《姐姐》用纯然女性的书写方式,让它们见光见日。

故事发生在江南小镇,这里的女人过着最寻常的日子。姐姐十七八岁时,与镇上青年潘水相爱,恋爱的欢喜让姐姐的心里盛满了对未来明媚的向往。潘水的老娘权衡一番,觉得姐姐家境贫寒,便找上姐姐家对她尖叫咒骂。一时,小镇上关于姐姐的流言四起,老街上暗流涌动。那些窃窃的私语、闲碎的声响,暗藏在姐姐身边的每个角落,不经意间,已有积毁销骨之势。王家儿子更是当众对姐姐骂出“婊子”“二手货”。父亲听多了碎语,对姐姐一顿毒打。

不止是姐姐,小镇的女性无不生活在荆棘之中。同姐姐一般大的国文爱上比自己父亲还年长的男子,小镇便满是关于她的蜚短流长;十三四岁的?#23194;?#34987;醉汉奸污,而在小镇人眼里“被弄脏了的女人”能够嫁给老光棍就已然是一件幸事;素梅的哥哥三十多岁还未娶妻,素梅作为家里“唯一可以交换的东西”,被父母强行出嫁,素梅不愿受辱自尽,于是在素梅父亲眼里“生女儿,不如养猪狗”;凤妹被叔叔侵害,镇上的人看她的眼神同情里带着轻蔑和鄙视;乞讨的疯女人突然间要生产,浓郁的血腥味?#26032;?#26159;男人粗野刺耳的哄笑……

没有人察觉她们正身处绝境。《姐姐》是有痛感的小说,它将日常还原到不同的个体,在男权对女性剧?#19968;?#24494;小的伤害背后,是女性内心隐秘的跌宕。如果?#30340;?#24615;是男权的行使人和既?#32654;?#30410;者,那么如潘水老娘一般的女性未尝不是霸权的共谋者,在已经形成的性别秩序里,她们身处其间,并为虎添翼。高蹈的女性主义宣言也许能够引起关注,但极难引发共鸣。而文学作品的意义,正在于某一时刻它能让我们照见自己,只有将个体的女性经验与命运安置在最日常的生活场景中,在最普通的人伦关系里,它才能被真正地表达和倾听。

难得的是,柳营笔下的女性具有别样的力和美。那次毒打让姐姐意识到独立的重要,它?#28304;?#39592;的方式唤起姐姐的理性觉醒。于是,姐姐走出小镇,到外面的世界打拼。生意的起伏、生活的坎坷仍不期而至,但是姐姐也变得越发柔韧,开始有能力抵御外界的伤害。姐姐如同一株生活在?#35851;?#31354;间的植物,朝着有光的地方暗自生长,一点一点刺破黑暗,去到更明亮的地方,直到开花结果,枝繁叶茂。

封闭的湖镇,广阔的世界,无不是女性与男权角力的修罗场。姐姐、姆妈、瓶姨、国文、凤妹、汪姐……她们生活在各自的困境中,彼此却生发出珍贵的温暖和情谊。柳营有丰沛的感受力,她笔下的女性各个气息饱满,有着旺盛的生命能量,她们以不同的方式在强大的男权法则下生存,或坚硬,或柔韧,但她们身上都有始终不灭的光,它足以照亮?#36136;?#20013;?#20843;?#30340;部分,而拥有直指人心的力量。

馄饨铺的光头王汉是一个异质的存在。他每天只卖一百碗手工馄饨,卖完便收工,在小院里?#21482;ā?#22402;钓、读书。他不介入外面世界的纷乱,只守着自己的一片宁静。当姐姐经受小镇里的流言蜚语,王汉说:“小时候经过事,大了就厚实些。”他第一个鼓励姐姐走出去,看外面的世界。姐姐历经沉浮,回到小镇,王汉端上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告诉她:“不吃人间苦,何得人间福。”姐姐带未婚夫见王汉,他只说:“一日日踏实地过,一日日过完就是一生了。”年轻的姆妈被迫嫁给父亲,王汉便随姆妈来到湖镇,用一生的时间陪伴姆妈与她的孩子。如果说以姐姐为代表的女性,在不断地蜕变、成长,那么王汉则代表了某种意义上的恒常。

柳营有极纤细的女性触角,她捕捉所在时代里女性所受的或隐或显的伤害。《姐姐》是?#24615;畝林?#24863;的小说,它照见了?#36136;?#30340;缝隙,并抵达缝隙深处的幽微之境。同时,《姐姐》中的女性是极明亮的,她们以各自不同的姿态,守着内心力与美、柔韧与善良,她们身上带着恒久的、迷人的光。而馄饨铺的王汉则是表象下人的一种可能性,他暗含着一个我们尚未抵达的理想空间。柳营没有受困于两性秩序的失衡,没有一味地控诉男性霸权,她对人性有更为宽阔的理解。因此,《姐姐》有一股灿然之气,轻盈、透亮。


华东15选5包号